用户登录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一个匠人的自刻碑文——《百鸟朝凤》

2016-11-2 16:48| 发布者: admin| 查看: 2746| 评论: 0

摘要: 终于买到了观影时间合适的票。熊出门前特地沐浴更衣,不为别的,就为能舒舒服服看场电影。不用多扛一副眼镜那种。影院在海淀比较偏僻的地带,偏僻到潮流和炒作难以波及,有些大片首映当天能随时买到正中央区域的座位 ...

终于买到了观影时间合适的票。

 

熊出门前特地沐浴更衣,不为别的,就为能舒舒服服看场电影。不用多扛一副眼镜那种。

 

影院在海淀比较偏僻的地带,偏僻到潮流和炒作难以波及,有些大片首映当天能随时买到正中央区域的座位。然而为《百鸟朝凤》订票时发现居然只能买到7,8,9排靠走廊的座位,这就不是炒作力所能及的了。

 

影片开头有一段是张艺谋和马丁西科塞斯缅怀吴天明导演并向观众推荐本片的短片。找到张艺谋在意料之中,找到马丁则很有意思。马丁西科塞斯和吴导以及片中的焦三爷有很多类似之处:老一代艺术家,把事业当手艺,一颗不妥协的匠心,年轻人没几个认识。

 

观影过程中几次落泪。熊周围也不停有人擦眼睛。很奇特,因为第一这部影片很硬朗并没有什么刻意的泪点,第二观众落泪时荧幕中的人基本都带着微笑。想不通在哭什么,中邪了一样。

 

很多影评人可能生活中都是出身科班极为严谨注重细节的人,看完电影掰着指头数金木水火土庄的象征意义。熊是个粗人,品鉴不出这些。我只注意到唢呐王焦三爷十几年来饭桌的变化。饭菜最丰盛的时候恰恰是最开始物资相对匮乏的1982年。

 

看似没有什么波澜,小男孩天鸣在影片中段顺利接过唢呐王的衣钵,被传授那只有真正德高望重之人归山时才能受用的《百鸟朝凤》。意料之中,但因为看似没有波澜所以一般到这大家都会猜测传给天鸣不传给蓝玉的真正理由,这是导演出的题。


焦三爷的理由是:“(你们第一次来时)你爸摔倒后你流的眼泪。”我还真没注意。

 

说好的吸力大,中气足呢?说好的天分呢?火中抢唢呐的戏呢?吴导成功的用俗人通常关注的点位诱导了我们这些俗人。而匠人关注点位的是人心。


关注的偏差广泛存在,当我们看到类似“成功的美女企业家”或者“成功的90后创业者”的新闻标题时,大部分人会被那习以为常的惯性思维牵着走。我们自以为关注到了焦点、媒体自以为炒作到了焦点,大家一拥而上围住无意义的冗余信息品头论足。指点江山的满足感过后,王还是王,寇还是寇。

 

片子讲的不是善恶正邪。唯一的一场冲突是十几年后长大的天鸣带着自己的游家班在喜宴上和一帮混混起了点摩擦。因为年轻的天鸣有一股无名之火却无处发泄——他们败了,然而敌人并不存在。

 

办喜宴的人不是敌人,他们请人奏乐为了喜庆;

洋乐队不是敌人,他们一样也是讨生活的;

混混们也不是敌人,他们就想安静的看看美女;

乡亲们当然更不是敌人,人们只是对新鲜事物好奇……

没有敌人,唢呐却没人听了。

 

握着太师父的太师父的太师父传下的唢呐的焦三爷想得更远一些——二三百年以来历经战争,天灾,动乱都没有凋零的唢呐行怎么会在和平富强的盛世没落?

 

他想不通。但他也没有在这个问题上纠结。因为还没完,有一个打过鬼子修过水库的德高望重的老村长走了,焦三爷拼凑了仅有的几个人搭了一场唢呐。他即将拖着病躯在那完成自己的谢幕之作:百鸟朝凤。

 

这就是考验普通人和匠人的拐点。无论如何都精益求精的做好当下,才是匠人关注的问题。在吹响唢呐的一瞬间,市场和病魔都变得那样渺小。不忘初心,做起来永远比说起来难,无论对年轻的创业者们还是雄踞一方的企业家。近来听闻小米帝国遇到了点坎儿,算是雷军及其团队的一个拐点吧,如果其人初心不改,神话依然会重现。且行且看。

 

片子怎么看都像是吴导自己给自己刻下的碑文。

固守唢呐行的手艺人们像极了他自己那一代的导演们;

洋乐队的出现形似快餐商业片的出现;

乡亲百姓关注度的变化就像如今的电影市场;

而焦三爷的谢幕演出也是他自己的谢幕演出——一部《百鸟朝凤》。

 

并没有怨天尤人,导演用影片结尾告诉我们,焦三爷是带着满足走的。虽然唢呐行看似难以为继,但是手艺的火种并没有熄灭:年轻的天鸣用嘹亮的《百鸟朝凤》为恩师送别;国家用科技的手段保存了艺术的精华。正如导演的匠人衣钵会由新一代的电影人传承。


而远在焦三爷目光无法企及的前方,还有一个更加璀璨的互联网时代,被一代代手艺人呵护和继承的传统艺术会以几何倍的速度为大众所认知,被更宽阔的平台推广。

 

无论是唢呐班还是洋乐队。

无论是传统行业还是资本市场。

匠心不死,前路不止。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Powered by 雷雷伙伴

雷雷伙伴创业空间 ( 京ICP备15055042号-1 )

返回顶部